瑞士日內瓦 (Geneva) 奧匈帝國西西皇后雕像



【瑞士日內瓦  西西皇后雕像  奧匈帝國皇后最後的喟嘆】

熟悉奧地利歷史的人,大概無人不知名滿天下的西西(Sisi)皇后伊莉莎白,當這位美麗貴氣的皇后在 1898 年在日內瓦被刺殺時,舉世震驚全國哀慟。總之,此後 100 年間,奧地利上上下下建了伊莉莎白的紀念物,各式的紀念展覽更是不知凡幾。

西西嫁給法蘭茲‧約瑟夫皇帝,成為奧匈帝國的皇后之後,並不是人生的究極,因為嚴酷的人生考驗才要開始。西西嗜騎馬、好作詩,自由派的靈魂讓她極難適應皇室裡複雜的宮廷禮儀,婆媳相處亦不融洽。結婚後四年內接連生了三個小孩,然而這些子女並未為西西帶來太多生命的樂趣,教養的大權,全落在皇太后 Sophie 手上,與子女一點都不親近的母親,自然憂傷滿懷。他與皇帝的感情也在幾年後逐漸生變,一方面肇因於皇帝的不忠,另一方面也因為家族遺傳的精神病疾,開始讓她的行為逐漸變得孤僻乖戾。縱然十年後又生下了另一個女兒,也未在她的生命裡激起太大的喜悅的漣漪。

西西皇后甚少與子女相聚,相反的,她開始在歐洲各地長時間旅行,足跡遍及奧地利、匈牙利、英格蘭與希臘,甚至在希臘的 Kofu 島上蓋了座城堡。她極注重自己的衣著品味,健身保養幾近著魔,每日固定在房間內整理她及腰的長髮、在特製的器材健身運動。而在英格蘭騎馬度假時,她與馬師嚮導(Capt. William George Bay Middleton)譜出了一段之後延續幾年但不被祝福也沒有結果的戀情,讓她的人生更近灰暗。

生命中至大的打擊,發生在 1889 年,她的唯一的兒子—帝國王儲魯道夫(Kronprinz Rudolf von Habsburg)被發現自殺身亡於維也納西南方的梅耶林(Mayerling),西西皇后與皇室、與外界的連結,便似乎切除得更為徹底,生命變得更加陰鬱愁慘。她終年旅行,總是一身黑衣素服,不斷在信件裡、詩文中顯露出她的灰暗與厭世傾向。容貌再美,被濃鬱的苦與愁緊緊壓住展不出什麼笑顏。至此,皇后於世人的形象就只是輕飄飄的黑色剪影,一縷幽魂般在各地旅行著。

最終,皇后在瑞士時遭到戲劇性的刺殺。1898 年 9 月 10 日中午,皇后正準備乘船離開日內瓦,她們緩步向碼頭走去。就在這時,死神向她走了過來,一個名叫盧伊季‧盧切尼(Luigi Lucheni)的義大利無政府主義者,原本打算行刺一位來自法國的王子,王子因故沒有現身,Luigi在「只想殺一個貴族成員,誰都無所謂。」的心態下,改而盯上正在日內瓦湖畔行走,準備登船的伊莉莎白皇后。皇后在突然的一陣混亂中被匕首刺入胸部後跌倒船上,起初眾人還以為是天熱中暑,直至胸前血跡漫開後皇后才被迅速送往醫院,但不幸在當日即嚥氣過世。

過世前的皇后吐出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到底怎麼了?」這是皇后死前發出的喟嘆,諷刺的是,電視劇老習慣著眼前半生,把西西演成天真爛漫的熱情少女,少女與皇帝熱戀出遊,在眾人豔羨目光中飛上枝頭變鳳凰,劇本即在這美麗大方的少女嫁入王室成為皇后後嘎然而止。有了活生生的幽魂劇碼,偏偏,人們還是只願意選擇性地看到不盡真切的前半段。那縷已逝百年的幽魂,大概還要繼續發出長長的喟嘆吧。

西西皇后是日內瓦的常客,最後在日內瓦和平飯店前日內瓦湖邊遇刺去世。日內瓦湖邊有一個她的雕像,那裏正是日內瓦湖邊的黃金地段,但藝術性極強的深綠色雕像並不惹人注意。基座上只標著:『奧匈皇后伊莉莎白 1898~1998』,只有對歷史熟悉的遊人,才能知道這是紀念西西皇后在此遇難 100 週年的紀念雕像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