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霞慕尼 (chamonix) 白朗峰登山史的羅生門






【白朗峰登山史的羅生門     傑克‧巴爾瑪特 (Jacques Balmat) vs 麥克爾‧加力爾‧帕卡德醫生 (Dr Michael-Gabriel Paccard)】

這段登山史極其錯綜複雜,並有好幾個版本。這裡我們盡可能選擇大家可信度較高的說法,來描述不同故事版本的大部分內容。或許帕卡德真是成功登頂的第一人,但事實上,巴爾瑪特才是更優秀的登山者,他成功登上白朗峰後,還擔任了其他幾個登山團體的嚮導數度登頂,巴爾瑪特也是在白朗峰上露營的第一人。

話說西元 1760 年,自然科學教授荷雷斯-貝尼迪特‧索舒爾 (Horace-Bénédict Saussure) 為霞慕尼小鎮 (Charmonix) 的高山嚮導 (bergfürers) 設立了一個基金會,獎勵第一個找到白朗峰登頂路線的人,將會獲得獎金犒賞,但是懸賞的前提是,找到的這條路線必須對非專業的高山嚮導要容易可行。告示貼出後幾年,許多登頂的嘗試全都失敗了。

霞慕尼小鎮上有位醫生麥克爾─加力爾‧帕卡德 (Doctor Michael-Gabriel Paccard),開始對索舒爾的登山計劃感到興趣,並且投注了大量的心力。他一直認為由霞慕尼出發之外,絕不會有其它成功攀登白朗峰的登頂路線,同時他也要親自測量一下白朗峰海拔高度。帕卡德為自己的計劃悄悄做著各種準備工作,他用雙筒望遠鏡對山峰進行密切觀察,從而測算出最佳登路線,天氣變化,以及雪崩的危險。為了可能發生的危險情況,出發前的準備工作就進行了三年之久。在此期間,他還與一位高山嚮導保持著聯繫,那就是以採水晶為生的傑克‧巴爾瑪特(Jacques Balmat)。

西元 1786 年 8 月 7 日,帕卡德和巴爾瑪特離開了霞慕尼小鎮,開始了白朗峰歷史上的第一次的成功攀登。可是,當他們千辛萬苦登上山頂時,卻因為氣壓計摔壞,而無法讀出準確讀數。在帕卡德最終達到目標的此時,卻仍舊無法證明白朗峰就是歐洲最高的山峰,最後他只能懷著極度失望的心情下了山。

西元 1787 年 8 月 3 日,由索舒爾本人率領、巴爾瑪做嚮導的一支二十多人組成的登山隊,再度登上了白朗峰,驗證了帕卡爾和巴爾瑪的首攀事實。索舒爾本人的登頂,不僅了結了他青年時期的夙願,也因為他設立基金會獎勵白朗峰的登頂活動,使他同時戴上『現代登山運動之父』的桂冠,讓他的名字永遠地寫在世界現代登山歷史的首篇。

在霞慕尼的巴爾瑪特廣場上有兩處銅像。第一處是索修爾以及巴爾瑪特兩人的銅像,其中一人手指著山頂,順著他的手勢方向望過去,在高山間有一個凹處,凹處後方有一座像白饅頭的山頭,那便是白朗峰(Mont Blanc)了。回頭看銅像,這位遙指山頭的人是 1786 年首位登上白朗峰的水晶礦工巴爾瑪特,而一旁撐柺杖的人是贊助者索舒爾。這是為了紀念他們征服阿爾卑斯最高峰的功勞,特別做成銅像,以便永遠為後人指路。

好像有點不對勁,那帕卡德在哪裡呢?其實這裡暗藏著一個世紀謊言,原來當年與巴爾瑪特一起成功攻頂的醫生帕卡德,因為遭到其他登山者的忌妒而被散播流言,所以世人一直以為,負責提行李的水晶礦工巴爾瑪特才是真正的登山英雄。直到西元 1986 年,霞慕尼還給帕卡德應得的榮譽,在廣場的另一頭豎起帕卡德的銅像,而那已經是遲來 200 年的榮譽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