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薩克森省 萊比錫 民族大會戰紀念碑 (Völkerschlachtdenkmal) 紀念當年拿破崙戰爭中死傷慘重的士兵


【德國薩克森省 萊比錫 民族大會戰紀念碑塔 (Völkerschlachtdenkmal) 紀念當年拿破崙戰爭中死傷慘重的士兵】


民族大會戰紀念碑塔 (Völkerschlachtdenkmal) 紀念 1813 年 10 月 16 日至 19 日,當年為紀念對抗拿破崙入侵德意志,俄普奧三國聯軍反攻所發生的萊比錫戰役而建。紀念碑塔的眺望平台高九十一公尺,為目前歐洲現存最大的紀念碑塔。萊比錫大戰紀念館 (Völkerschlachtdenkmal),如今則被重新定義為歐洲和平紀念館,這裡也有導遊講解。另外像一些合唱音樂會、露天文化活動、特別展覽,以及有關萊比錫大戰紀念館的歷史展覽,都在紀念碑的榮譽堂 (Ruhmeshalle) 裡展出。

話說 1812 年 12 月,拿破崙征俄失敗後逃回巴黎。翌年初,追擊法軍的俄普聯軍,相繼攻擊法國駐歐洲佔領區的各地守軍。拿破崙於 1813 年四月率軍迎戰進逼的俄普聯軍,五月法軍取得呂岑會戰、包岑會戰的勝利,但因補給困難,於六月與俄普簽訂停戰協定。八月戰事重起,奧地利參戰,俄普奧三國組成聯軍,此時的形勢不斷發展,雙方進行決戰的時機,看來日益臨近。

當時法軍據有德勒斯登,在普魯士元帥布呂歇爾的提議下,俄普奧三國聯軍決定採取一個大膽的計劃:放棄對德勒斯登的攻擊,南面波希米亞軍團繞過德勒斯登,直取法軍背後的萊比錫城;東面的西里西亞軍團西渡易北河,與北路軍團會師,繞從北面進逼萊比錫,兩路都以萊比錫為目標,實施鉗形攻擊,為的是切斷法軍的後路,並把它合圍殲滅在萊比錫地區。

西元 1813 年10 月 16 日至 19 日展開萊比錫會戰,俄普奧三國聯軍集中三十萬軍隊,向萊比錫附近的二十萬法軍圍攻。法軍儘管起初尚可抵抗俄普奧三國聯軍的猛攻,但因聯軍益增,被迫退向城郊,完全處於被動的防禦態勢。面對聯軍優勢兵力的攻擊,拿破崙命令法軍主動撤離了一些難以繼續堅守的陣地。當法軍正在收縮兵力,聯軍步步進逼的關鍵時刻,防守萊比錫東北蓬恩斯多夫的第七軍中,竟有兩個撒克遜旅和一個炮兵連共約三千餘人,帶著十九門火炮投降了聯軍。拿破崙聽到這一消息,馬上帶領部分近衛軍疾馳趕來增援,穩住了防禦陣地。

但是法軍終歸寡不敵眾,情況越來越嚴重。最糟糕的是炮彈快打完了,以致於拿破崙後來念念不忘地說,如果他當時還有三萬發炮彈,那麼他就會成為世界的主人。後來除了孔尼維茲、普羅布偕達和斯托特里茲三處陣地外,其他陣地都放棄了,法軍被壓縮,擠到了萊比錫城裡及其近郊。

拿破崙體認到大勢已去,指示參謀長貝爾蒂埃向部隊下達撤退的命令。十月十九日,法軍從各個方向撤軍,匯合到萊比錫城裡。每條街都擁擠不堪。普軍和瑞典軍正突入北郊,奧軍也從南面逼近城裡。彈藥車,馬隊,炮兵、牛羊、傷兵和隨軍的小販等等,都擁擠在一起,爭相逃命。敵軍的每一發炮彈落下來,都可以聽到許多受傷人的呼喊聲。拿破崙還是保持著一貫的冷靜,好像周圍毀滅的景象與他無關一樣。他在少數侍從的陪伴下,和混亂的人流一起渡過了林德瑙橋,過橋後,就在林德瑙附近的一個磨房中平靜地入睡。他要等待法軍全部過河,然後再繼續隨軍西撤。

法軍在後撤的過程中,發生了一個意外的情況:負責保護橋樑的一個工兵班長接到命令說,敵方追兵一到就要立即炸毀橋樑。當布呂歇爾的少數騎兵沿河向林德瑙方向迂回時,槍聲使工兵班長著了慌。誤認為敵人的大隊追兵已到,因而引爆了預先放置好的炸藥,炸毀了法軍撤退的唯一一座石橋,使後衛約兩萬八千名官兵無法過河,其中包括軍長勞里斯頓‧雷諾,麥克唐納,和剛剛晉升為元帥的波蘭親王波尼亞托夫斯基。麥克唐納跳入河裡,僥倖遊到了對岸,波尼亞托夫斯基被淹死,其餘全部被俘。震驚歐洲的萊比錫戰役,就是這樣結束了。

這一仗,法軍共損失六萬五千餘人,除戰死之外,有三十六名將官和三萬餘人做了俘虜。拿破崙率領撤退出來的法軍且戰且退,於十一月初到達萊茵河一線,他留下馬爾蒙率領三個軍在美因茲做後衛,自己返回了巴黎。聯軍倚仗優勢兵力發起猛攻,結果法軍慘敗,但是雙方傷亡各有六萬餘人。此役是拿破崙多場戰役裡,規模最大的會戰;反法聯軍的勝利,象徵著拿破崙完全喪失戰略的主動權,並使得法國佔領的歐洲領土從此全面失守。法蘭西帝國從此如強弩之末,走向潰敗,帝國本土面臨著外部強敵的入侵威脅。拿破崙從此欲振乏力,次年 4 月 6 日拿破崙下詔退位,5 月 3 日原法國波旁王朝國王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八即位,建立復僻王朝,並與反法同盟簽署巴黎和約 。隨著 1814 年 10 月維也納會議的召開,第六次反法聯盟宣布結束。

如今在萊比錫南方的天際線上,高聳著萊比錫民族大會戰紀念碑塔 (Völkerschlachtdenkmal) 。紀念碑塔內部,是個充滿濃濃反戰思潮的紀念館,紀念著當年在拿破崙戰爭中死傷慘重的士兵們。每個士兵雕像都是雙手抱胸、神情哀傷,迸出平靜的石面,眸色黯淡。士兵彷彿都摻雜著幽怨的嘆息,有些別扭,有些不自在,雙眼淡淡哀傷光芒,微微收縮。可笑的是,不管了解再多道理,總有無窮無盡地的戰爭,試探著人性無解的宿命與答案。萊比錫民族大會戰紀念碑 (Völkerschlachtdenkmal) 的存在時刻提醒著人們戰爭的無情,同時也紀念在 1813 年萊比錫大會戰中,為了打敗拿破崙而犧牲的德意志軍民。

延伸閱讀:
官方網站:http://www.voelkerschlachtdenkmal.de/ (德、英)。
參考網站:http://en.wikipedia.org/wiki/Völkerschlachtdenkmal
參考地圖:http://wikimapia.org/77554/










 


德東三城記行:德勒斯登、萊比錫、波茲坦《目次》
德國薩克森邦 勒斯登機場 (Dresden Airport)  如入無人之境的國際機場
德國薩克森邦 薩克森小瑞士 (Sächsische Schweiz)  棱堡壁立的藍灰岩石
德國薩克森邦 新拉森岩堡 (Felsenburg Neurathen)  聳巍的四姐妹石林柱
德國薩克森邦 拉森 (Rathen)  薩克森瑞士地區登山路線的起點
德國薩克森邦 國王城堡 (Festung Königstein)  在易北河畔高岩上迎風屹立
德國薩克森邦 巴德香導 (Bad Schandau)  易北河畔的健康水療溫泉小鎮
德國薩克森邦 皮爾納 (Pirna)  連接薩克森葡萄酒之路 (Weinstraße) 與小瑞士 (Schweiz) 的要鎮
德國薩克森邦 格羅斯賽德利茨巴洛克花園 (Barockgarten Großsedlitz)  薩克森王國奧古斯特大帝特別喜愛的花園
德國薩克森邦 皮爾尼茲古堡 (Schloss Pillnitz)  薩克森選侯王的避暑宮殿 (Sommersitz sächsischer Könige)
德國薩克森邦 莫利茲堡 (Schloss Moritzburg) 薩克森強王奧古斯都國王的獵宮
德國薩克森邦 邁森 (Meißen)  歐洲高級白瓷的搖籃
德國薩克森邦 德勒斯登 (Dreseden)  在德勒斯登 (Dreseden) 巧遇歐巴馬 (Obama) 來訪
德國薩克森邦 德勒斯登 (Dreseden) 新城區 藝術街廊 (Kunsthofpassage)
德國薩克森邦 德勒斯登新城區 中央大道 (Hauptstraβe)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老市政廳 (Altes Rathaus)  城市歷史博物館引領進入萊比錫的歷史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湯瑪斯教堂 (Thomaskirche)  當年巴哈擔任風琴師兼合唱指揮的教堂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格拉西博物館 (Grassimuseum)  展出從樂器到古代儲存聲音的音樂珍寶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尼古拉教堂 (Nikolaikirche)  以點燭和禱告的非暴力方式推倒柏林圍牆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奧古斯都 (Augustus) 廣場 萊比錫布商大廈音樂廳 (Neues Gewandhaus)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民族大會戰紀念碑 (Völkerschlachtdenkmal)  紀念當年拿破崙戰爭中死傷慘重的士兵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城的奧爾巴赫地下酒館 (Auerbach Keller) 《浮士德》唯一真實存在的場景
德國薩克森邦 萊比錫 (Leipzig) 世界著名的圖書之都與音樂城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茲坦中央車站 (Potsdam Hauptbahnhof)  波茲坦城區的運輸中樞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玆坦格利尼克橋 (Glienicker Brücke)  冷戰期間東西陣營交換特工人員的換諜橋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玆坦舊市場廣場 (Am alten Markt)  波玆坦的歷史文化區域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玆坦孔雀島 (Pfaueninsel)  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二世的度假島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玆坦忘憂宮 (Schloss Sanssouci)  掩映於翠綠樹林內的洛可可風格宮殿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茨坦荷蘭區 (Holländisches Viertel)  見證當年移民發展成功的艱辛歷程
德國布蘭登堡邦 波玆坦薩西林霍夫宮 (Schloss Cecilienhof) 決定戰後德國命運的關鍵地點

 

張貼留言